他總是嚮往城市繁華的生活。

不知道何時開始,總愛在嘴邊嚷嚷討厭這裡的環境。

於是他和她達成協議,後續又有著擁有共同夢想的人紛紛加入,在學成後的那個離別,就帶著行李去城裡生活。

可是你怎麼知道很多事情都在慢慢變化,那時說的現在什麼都不是了。

他現在只想找份安定的工作,他的工作很奇特,旁晚去上班至深夜凌晨。

和同事又處在水深火熱的搶客戰鬥,但每個月的成績他一定是高高在上,至此他引以為傲。

隨著身旁朋友漸漸繼續深造,他決定了實現那時的夢想。

他自行安排計劃著,很快的離開的那天到來。

我起了一個清早到火車站去送他,他說他捨不得。

很矛盾,曾經想盡辦法想離開這裡的人說的捨不得是很好笑的一件事。

我和他沒有這個約定,我只知道是在送別一個很好的朋友。

那些他所謂的背包友,都不見了,和他們曾經的契約一同消失的乾淨。

他走之前,我們一直在揮手道別,這是一個實現夢想的經過,沒有什麼好難過的。

現在他安定下來了吧?

其實我不是很知道,偶爾的幾封簡訊,可能我們都很忙。

現在只期待以後的見面,和想問他一句。

“你好嗎?”

創作者介紹

ⒺⒸⓈⓉⒶⓈⓎ ⓃⒾⒼⒽⓉ

academism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